xml地图|网站地图|网站标签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涪陵榨菜被贱卖的股份被法人代表自愿锁定一年

2019-10-24 作者:东方彩票农业   |   浏览(125)

第一农经讯 7月13日,东兆长泰将1159万股涪陵榨菜流通股(占总股本的7.48%),协议转让给东兆长泰控股子公司北京一建,转让总价款6758万元。此次转让价格是涪陵榨菜2012年一季报的每股净资产5.83元,而不是转让前最后一个交易日的二级市场成交价22.38元。公开信息显示,东兆长泰持有北京一建51%股份,北京建工集团持有北京一建49%股份。

第一农经综合讯 7月14日,第一农经报道了《涪陵榨菜被5元贱卖 原来是内部利益输血》。直接披露其中的问题。

消息一经传出,瞬间遭到媒体子质疑——涪陵榨菜被5元贱卖,原来是内部利益输血;东兆长泰折价转让涪陵榨菜股权意在一箭双雕。

据涪陵榨菜公告表示,公司第二大股东东兆长泰与北京一建签订《股份转让协议》,东兆长泰拟将其所持有的1159.2万股公司股份转让给北京一建。经双方协商同意,参考《涪陵榨菜2012年一季度报》中所载明的涪陵榨菜每股净资产值5.83元的基础上,将协议项下标的股份的转让价格确定为每股5.83元,转让价款总金额为6758.14万元。

而就在质疑正准备升级的时候,涪陵榨菜昨日的一则公告似乎间接应对了质疑,缓解了危机。

转让完成后,东兆长泰仍持有公司2060.8万股,占公司总股份13.2913%,位居第二。北京一建持有公司股份1159.2万股,占公司总股份的7.4787%,北京一建也因此跻身涪陵榨菜第三大股东。

7月26日,涪陵榨菜公告,公司收到股东东兆长泰投资集团有限公司及其控股子公司北京市第一建筑工程有限公司的承诺函。就双方转让的涪陵榨菜股份,东兆长泰和北京一建分别承诺对所持有股份追加限售1年的锁定期。

需要注意的是,涪陵榨菜7月13日报收于22.38元/股,5.83元/股的转让价格较该收盘价折价74%。以此算来,东兆长泰这笔买卖却给北京一建打了2.6折。

公告介绍,东兆长泰和北京一建所持涪陵榨菜无限售股份2061万股和1159万股,将自愿锁定1年,具体时间从2012年7月23日起至2013年7月26日止。在上述承诺的锁定期内,东兆长泰和北京一建不会委托他人管理所持有的上述股份,也不会通过协议、信托或任何其他安排将股份所对应的表决权授予他人行使,也不会要求公司回购上述股份。两股东表示,在上述承诺的锁定期内,东兆长泰和北京一建若违反上述承诺,减持公司股份,则减持股份的全部所得上缴涪陵榨菜。

据了解,按照规定,上市公司企业股东限售股解禁后在二级市场减持时,“财产转让所得”需按25%的比例征收所得税,计税金额的计算方法是以减持价格减去持股成本。不过,如果解禁限售股已经转让,转让方再在市场上抛售,该部分已转让股份显然就不再受限售股征税限制。上述方法也称“过桥”减持,即先低价卖给关联账户,降低计税金额,随后让关联方再通过在二级市场高价卖出以实现避税,这种方式屡见不鲜。

“看来,此次质疑已经让涪陵榨菜和东兆长泰有了危机意识,而一年的锁定时间看似缓解了危机,但是,此刻缓解了,但是在之后的锁定期间,难保内部不会私自解封,私自使用。”财经专家刘铁军表示。

然而,今日就有媒体报道——东兆长泰折价转让涪陵榨菜股权意在一箭双雕。

“不管如何,被贱卖的股份锁定了,一来可以缓解业界质疑压力,二来也可以防止股东立马套现,把贱卖变天价。”资深人士王一鸣表示。

据东兆长泰总裁、涪陵榨菜董事郭向英表示,以每股净资产为依据向北京一建转让股权,是为了让北京一建有一个低成本介入股权投资领域的机会。不过,从另一个角度来看,在北京一建根据未来的资金需要择机减持时,其税费成本也远低于东兆长泰自行减持后再向北京一建输血的成本。东兆长泰通过此次转让,不仅向子公司贡献了账面利润,还以最小的成本将这部分解禁限售股的身份“洗白”,可谓一箭双雕。

第一农经点评:对于东兆长泰和北京一建的做法,第一农经认为是值得肯定的,至少给市场乃至股市都有了大大的回转空间。

本文由东方彩票发布于东方彩票农业,转载请注明出处:涪陵榨菜被贱卖的股份被法人代表自愿锁定一年

关键词: